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毅力的博客

网络的偶然相遇,注定了一世的缘聚!当晨风吹醒梦呓,心头就升起淡淡的思念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邝继勋在川陕苏区被冤杀  

2011-06-07 17:30:37|  分类: 史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

邝继勋在川陕苏区被冤杀 -   毅力 - 毅力的博客

 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邝继勋在川陕苏区被冤杀

        旷继勋(1897—1933):贵州省铜仁地区思南县人。原名大勋,号集成,贵州省思南县人。少年读私塾3年。1911年,16岁时入川参加反清保路同志军。1912年投川军赖心辉部当兵,1920年升连长,1923年升营长,受《向导》刊物影响,遂在自己的队伍中传播革命理论。1925年部队编入邓锡侯江防军黄隐部,任过团长、旅长等职。当他得知共产党领导的广东“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”成立时,便与好友王文鼎在军营中发起成立“中国青年军人联合会四川分会”,并派人到广州找共产党接头,得到党的支持。次年由秦青川、王文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7年,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后,国民党发动清党运动,到处搜捕、屠杀共产党人,旷继勋坚定地与敌人进行斗争,并在他的部队中隐蔽党员、清除敌特,保卫党的机关。
  1928年夏,刘丹五第7混成旅参加“四川同盟军”发动的川东之战,后失利退驻罗泽洲防区。旅长刘丹五称病未归,由旷继勋代理旅长,率部从广安移李家钰防区,驻遂宁县永兴场一带。旷部驻遂后,在邓锡侯、黄隐借口整编和李家钰、罗泽洲企图吃掉其部的严峻时刻,他毅然报请省委要求批准起义,以保存革命实力。省委即派罗世文、邹进贤(朱三元)到部参与筹划。他们起草了《暴动计划书》准备好了起义的旗帜、臂章、帽徽和标语。
       1929年6月29日下午,旷继勋带领全旅2000余官兵在蓬溪县大石桥乡牛角沟树起“中国工农红军四川第一路军”的旗帜,宣布起义。旷继勋任总指挥,罗世文任党代表,邹进贤(朱三元)任前委书记。他们将部队编为两个师8个团,于当夜兵分南门、西门两路攻打蓬溪县城,与边防军一个骑兵团激战4小时之久,击毙守城士兵20余人,敌人于次晨向文井方向撤退。起义军攻占县城后立即没收县政府大印,烧毁征收局的粮册,释放在押犯,成立“蓬溪县苏维埃政府”,以“四川工农红军革命委员会”名义贴出布告,它是四川出现的第一个县苏维埃政府。起义后,旷部转战西充、营山、渠县、达县、梁山之间,所到之处即打土豪,分浮财,建立政权,深受工农群众欢迎。同年7月30日,抵梁山县虎城镇猫儿寨险地时,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,寡不敌众,起义失败。省委派人将他送往上海。党分配他参加中央特科“打狗队”,打击了叛徒、特务和青帮流氓的反动气焰,保卫了党的中央机关。1929年冬,在湖北江陵、当阳等地开展兵运工作,策动了三连的白军起义,将队伍开进洪湖地区参加红军,先后任红六军军长、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军长。1931年10月又在徐向前部任红25军军长兼独立师师长。
  1932年12月,红四方面军到陕南城固县小河口时,曾中生、旷继勋、余笃山对张国焘的先左后右的逃跑和军阀作风进行了坚决的斗争,并向中央反映了张的错误行为,迫使张在十二月十日召开了师以上干部会议,张表面上佯装受旷继勋等人提出的批评,暗中却伺机报复。就在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通江县成立了“川陕临时革命委员会”,并由他任委员会主席。
       1933年5月17日,红四方面军为战略考虑,把红军主力撤到川陕边界空山坝西南地区。从而爆发了“空山坝战役”,这一战红军大获全胜,旷继勋功不可没。但令人最痛心的是大战之后时隔不到两个月,旷继勋就被张国焘秘密杀害于四川通江县洪口场,年仅36岁。
       1937年在延安批判张国焘的错误路线时,毛泽东指出:“旷继勋同志是好同志,被张国焘错误迫害,应作烈士待遇。”中央追认旷继勋为烈士。
        在全国“双百”评选活动组委会办公室公布的150名“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”候选人和150名“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”候选人中,旷继勋入选“双百”候选人。
        据张国焘警卫何福圣回忆揭密邝继勋被害真象是:
        一九三二年十二月,邝继勋被张国焘以“国民党改组派”和“右派”秘密逮捕,关押在当时的洪口特别市一关帝庙内。

       被害时,据何福圣回忆,依然是黄超监斩,依然是我们警卫排的人跟随。我们吃过晚饭后从通江骑马出发,赶到洪口乡巳经是九点来钟,天巳经黑透了。作为政治保卫局关押重要犯人的监狱关帝庙,孤零零地立在场头。 监狱的负责人简单地汇报了解决邝继勋的手段,便带领我们和早巳准备好待命的执行队员,来到了东厢房。在昏黄的马灯下,我一眼便看见了在木栅栏里关着的邝继勋。他没戴军帽,头发又长又乱,像一蓬荒草,一件破旧的没有领章的深蓝色军装,空空荡荡地笼在他那瘦削不高的身子上。 邝继勋一眼看到黄超深夜里带着一队荷枪实弹的红军来到牢房里,便明白大限巳到。他身子震了一下,赶紧站起来,向墙边的一张破桌子前走去。 执行队长打开牢门,大声喝道:“邝继勋,张主席叫你去一下。”邝继勋回过头来,满面怒气地说:“同志们,我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。看在我过去为革命出生入死的份上,请给我一点时间,我留下几个字再走。” 执行队长不耐烦了,催促道: “不要罗索,出来!” 站在木门外的黄超开口了:“等一下,他要写什么,让他写。” 邝继勋得到许可后,在破桌前坐下来,铺开一张给他写交待的纸,拿起毛笔,想了想,挥笔写道:“中生、琴秋同志,我先走一步了。请你们多加保重,如活到胜利,请向党中央报告,邝继勋是革命的,是含冤而死的……” 写到这里,他把笔在墨碗里蘸了蘸,似有很多话要写,可是,他没有写下去,愣了片刻,他毅然将笔一丢,起身说道:“走吧。” 几个执行队员一拥而上,把邝继勋的双手反捆上,推到了关帝庙后面的院子里。这里栽有许多高大的树木。处决进行得干净利落,两个执行队员上前,用绳子套住邝继勋的脖子,将绳头抛过树桠,另外的执行队员抓住绳子使劲一拉,邝就被高高地吊起在空中。他的身子挣扎着、抽搐着,一只鞋子掉在了地上。不一会儿,便一动不动了…… 黄超没有把邝继勋留下的纸条带回去,当邝继勋被带出去时,何福圣进屋去把他留下的遗书拿出来,交给了黄超。黄超看了看没有任何表情,马上将其撕碎,扔进了墙角的尿桶里。

       呜呼,一代将星竟然这样殒落,时年仅38岁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烈士被害后,苏区广大红军战士和人民无限怀念他,苏区人民当夜秘密把尸体从洪口抢运到麻石镇安葬。1984年秋,苏区人民为缅怀烈士在创建川陕苏区中的丰功伟绩。中共麻石区委、区公所和麻石乡党委、政府自筹资金为旷继勋烈士修建坟墓,建造墓碑。墓前安砌了石栏杆。墓碑高2米,墓碑上刻着“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主席旷继勋烈士墓”,墓碑左右两则刻有毛主席诗词“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/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叫日月换新天。”墓碑后镌有旷继勋烈士生平简历。每年清明,苏区人民都要去悼念英烈。陵园附近一位红军烈士家属动情地说:“青山有幸埋忠骨,英灵长萦兆子孙”。在纪念红军入川七十周年前夕,旷继勋烈士遗骨被迁葬入通江王坪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7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