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毅力的博客

网络的偶然相遇,注定了一世的缘聚!当晨风吹醒梦呓,心头就升起淡淡的思念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童年的回忆  

2011-03-10 21:51:3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 我是巴山人,对山民喜欢摆龙门阵的嗜好情有独钟。在城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,但是对城里人同住一个楼层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现象十分纳闷。我曾经多次试图敲开邻居家的防盗门,进屋坐一坐,摆摆龙门阵。邻居亲戚进城敲门被主妇挡在门外的尴尬景象,不得不使我望而却步。然而,山里人哪种不甘寂寞孤独,喜爱热闹的禀性,一有闲时就凑到一起侃大山,摆龙门阵的乐趣却使我永远难以忘记。
       记得童年时代,每当青山溶尽缕缕炊烟,山民们在繁忙的劳作之余,在就餐的哪点时间。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,无论是青年还是少妇,大多喜欢端着大碗大碗的红苕饭与泡萝卜从屋里走出来,或是席地而座,或是傍壁而蹲,一边吃饭,一边摆龙门阵,不时你吃我碗里的泡咸菜,我夹你碗里的粑红苕。要是农闲时,一顿饭得吃上几个时辰。村中的奇闻异事,山里的人情事故不仅是他们就餐的佳肴,也是许多传奇故事的原始创作。以后经大家一传十,十传百而变成精彩的神话。
        童年,虽然日子过得很苦,但是精神生活确很丰富。一是爷爷奶奶,叔叔婶子们凑到一起摆龙门阵之时,哪里就一定有我在场。他们哪口若悬河的往事追忆,旧闻重谈,总是很吊胃口。老人们不仅爱侃哪些古老的神话传说,还喜欢说李阿婆年轻时如花似玉,如何施放今天叫爱情的魔力,某端公能追魂捉鬼;少妇们也喜欢说某娃脸皮很厚,某某媳妇如何如何风流……他们那巧舌如簧的嘴,把哪苦涩的日子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。
        去年回家过春节,我与老人们聚在一起,他们海碗里的红苕钣和泡萝卜已经变成了“山珍”和“海味”了。龙门阵的话题也不在是昔日的神奇传说,大多侃起改革开放的话题。某娃儿打工赚钱盖起小洋楼,比城里人的住房还气派,少妇们也多是谈论的某女娃子结婚买了32寸的大彩电,还有VCD,某娃儿娶了个城里姑娘,金项链、金戒指,漂亮得很……。他们就是这样不断地变换着话题。侃遍了五洲四海,说走了悠悠岁月。
        还有难以忘怀的就是山里小孩子们不仅喜欢听摆龙门阵,还喜欢聚在一起玩“杀仗”,不象爷爷奶奶们摆“龙门阵”那样斯文。每当午饭或晚餐以后,孩子们总喜欢三五成群在一块玩这种“游戏”。战场由孩子王决定,他指向哪里,大家就奔向哪里。不管是山坡,还是小溪,不管是草坪还是竹林,都可能成为“游戏”的战场。杀仗离不开“战马”,老实的孩子大都会主动承担这一义务。握缰驱马的孩子王,手拿竹棍或木棒,威风凛凛,不杀个人仰马翻,是不善罢甘休的。大战之余,总有几个孩子鼻青脸肿,鞋掉衣破。山里孩子们的父母非常厚道,很少因此打骂他们。大多是帮助他们拍掉身上的泥巴、洗掉脸上的血污,告诫他们以后切忌不可真打真杀。有的父母特别疼爱孩子,还特地给孩子做一顿好吃的,为明日的“杀仗”垫足底气。

       我不清楚,这种游戏与山里汉子的骠悍勇猛有什么逻辑关系。但我知道一代代在“游戏”里泡大的山民,做人为事往往将国家利益和人民的幸福看得比城里人更踏实一些。要不,红军时代,一个20多万人的小县怎么会有48000多人参加红军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县怎么会出现何政文、付崇碧等10名叱咤风云的将军和吴朝祥等5名女校官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