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毅力的博客

网络的偶然相遇,注定了一世的缘聚!当晨风吹醒梦呓,心头就升起淡淡的思念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璀灿诗联名壁州  

2010-12-09 12:30:20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通江县原名壁州。从南朝梁天监四年(505)入北魏,域內首置符阳县,寄治渠州,距今巳1500多年。西魏大统(535—551中)中析宣汉、汉昌二县地置诺水县(治今诺江镇),属遂宁郡,后有分合兴废。唐武德八年(625)复置诺水县,并于县置壁州,“以县西南壁山为名”。天宝元年(742),更名为通江县。其后,州县更迭,隶属多变,通江县名,沿用至今。
    通江历史悠久,各种文化类古迹很多。尤以石刻方面最为有名。不仅红軍石刻标语居全国之最,石刻诗联也特别多。诗联中的对联又是全国之最。李善济为青城山建福宫撰写的长联闻名海内外;邑人蒲秀儒读后,十分仰慕,兴之所至,作一和联。上联写通江县域无限风光,下联咏通江旷世才俊。词工句丽,与青城长联珠联璧合,流传至今。联曰:
    溯县城置壁诺以还,西延扶特,东峙包台,南表铜峰,北崇银矿,绵绵翼翼,纵横数百里舆图。尝考古徵,始宁旧郡,慨龙背呈奇,邑乘弗载;凤垭钟瑞,野老空谈;邻巴接陕,于内占蜗牛一区。犹幸诗题嘉佑,吟辞留皇帝遗迹,金童山真侍卫耳!外如鹦歌斜日,鸡顶凌霄、狮岗摩汉,悉犹游归杖履间。若乃滩记三潮,俗流尚钦其有信;坡呼九子,穷壤奚取乎多男。将军基碣在堪稽,侍郎碑铭究何语。至到头洞入穿云,岩瞻挂榜,顿悟得地生胜迹,阅尽古今灵境出良材。欣听鹿鸣捷报,且倚籍翰冢文溪,秀夺眉山联及第?
    自崧狱诞甫生而降,前著向翀,后标朱昱,远夸伯贵,近仰雪原。炳炳麟麟,上下四五代人物。复殷怀数,故里缙绅,忆祖孙获隽,仙李齐荣;兄弟同科,继苏播美。扬眉吐气,各不愧鹏搏万里。最羡职奉玉堂,正卿兼史臣清任,国士品岂寻常哉!追思颂献汤泉,才伦闽省,徳颂天朝,群脍炙说英豪事。又况麓岚作令,懒淹公毛济慰情;蠖卣赋篇,玉轩氏瓦全抱恨。宰相园徒深慕想,阁老府可指丘墟。迨迩时制停贡举,庠废廪增,更难望天产大儒,担当宇宙教员凭课本。殊渐马帐径传,差强意选民研治,院开咨议普登贤!
    两副长联,均出自通江大儒先贤之手,通江人文的厚重,由此可见一斑。
    壁州之域似这样赞誉名地之名联,比比皆是,不便赘言。本文仅就可与红軍石刻标语媲美的石刻诗联略举一二,以示名地名联名壁州之雅趣。诗联石刻大致有这样几种,一是重要旳“城”、“关”、“寨”门上的刻联;二是刻在德政碑的对联;三是墓碑联等,这里重点介绍县内主要“城”、“关”、“寨”上的诗联。
    得汉城,相传,刘邦“王汉中”,招募賨人平定“三秦”,丞相萧何留守巴蜀,并以得汉城为根据地,储粮屯兵,“汉高帝据此以通饷道”(明.曹学佺著《蜀中名胜记》),击败西楚霸王,灭楚兴汉而得天下,故名。历史悠久,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地位,自古就是兵家必争的军事重地,而且有十分浓厚的文化沉淀。得汉城的许多石刻诗文、对联、对于研究巴文化和川北民俗也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。
    早在明代,南门石壁正德丁丑(1517年)庆旧余诚题石刻:“美哉得汉城头景,虽善良工描不整。登临上下转盼间,不觉悬身在天顶。往年行师名才辈,督集雄兵百万队。怒臂螳螂侦有防,□弃杖甲成投戴。天生形胜不须凿,四山环抱浑如车,到此钦慕古人风,无事金城享安乐……”的记载表述了得汉城的状覌及战略地位的重要性。
    右都御史林俊的题联:“地环三玉涧\天铸一铜城”和“峽起行龙帐\云归放鹤台”更把得汉城赞颂得令人神往。
    嘉庆七年,通江县令徐廷钰的撰联:“固国不以山溪險\成城全凭众志和”。
    嘉庆八年署通江县事菫存持的题联:“独斯城之峻极,水绕山环,端合汉南、川北、巴西而作镇\惟此寨之灵长,民安物阜,宛偕朱雀、青龙、白虎以成形”。这些联语,不仅气势恢宏,对仗工整,而且对得汉城之地理形势,战略地位也描述得淋离致尽。读斯联如亲临得汉城其境。
    这里还有许多石刻诗也堪称一绝。就是那个右都御史林俊又有《行营梦》石刻诗:
    “生前梦里忆趋陪,望叶玄城事转哀。诗草长风吹北去,乡心流水顺东回。
    马鸣小队移行账,花落平溪绕阳台,万里双魂自灵气,□□端为老儿来。
    壬河屡捷尚迟收,得汉弥孤两月留。地尽关山曾梦到,野清营垒有神游。
    风尘九死丹心在,灯火三更老泪流。拜祝师成还旧梦,不烦巴岭恨林鸠。”把紧张的军旅生活耀然诗中。
    明正德十三年(1518年)邑人朱导的石刻题诗:
   “壁立岩岩四面同, 今成天府未为雄。临东须信攻难破,蒸上谁言计极工。
    河水远兮沟洫满, 重门深拒犬羊通。四方城廓皆如此, 百世皇图守不穷。”将得汉城的险峻和在军事上极端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刻画得入木三分。
    蜀通江县典史薛灏安的《安辑寨五言律诗二首》云:
    “诺水牵系此,妖氛入寇年。古城启地环,雄寨锁山巅。
    地坠山河在,人和壁垒坚。上宿民父母,安辑自我偏。
    作史辞刀笔,近水月档楼。寇靖烽烟息,氛消鼓角休。
    □陪公□后,已曲愧相酬。”对得汉城的评价也是很得体的。
    明代无名诗人则用诗记述了明右都御史林俊驻防得汉城的史实。诗云:
    “天然楼堞护云抵,万壑丹青眼近迷。两汉英雄伤旧事,三巴睛雨问前溪。
    入关有约今谁定,与仲徒多鸟自啼。辟谷病除留慢梦。裹尸濒老抚征西。
    列诸城坚巧铸铜,当关一阻万夫雄,凯镌得汉犹残字,捷上平蓝有近功。
    玉账牙旗浑外事,紫芝芳笋自山中,石涧野老休相怪,我旧江门老钓翁。”
    一首名石崖书的石诗,写得很有气派:
   “自昔得汉城,巴蜀号形胜。转间掩重据,层峰待群丛。
    丹青四面开,楼□万雉□。疏凿非人谋,来过亦天幸。
    渡溪马乱嘶,比谷日将晚。岚气生夏凉,溜淙满清听。
    投戈书南岭,草草但紫兴。断崖留古碑,磨苔认前宋。
    殷慈李山人,遥指东门经。徒依景又佳,战睢□□□。
    逸思发青孤,恍如□□□。尔民乐土逢,保慎宜孝敬。
    感慨忽沾巾,松揪动遐痛。丈夫各有志,数载岂吾性。
    何当夸归鸿,更借天风送。”可以说对于得汉城的历史、地位、作用等诸方面作了最好的解读。
    明末贡生向仕显的《闲眺得汉城石刻》云:
   “岩城天际耸岚光,此日来游花正香。曲水潆回环翠带,重门屹立奠金汤。
    苔藓莫认前朝竭。岩石犹闻翰墨香。我欲留诗吊往哲,暮云春雨两茫茫。
    东风邀我上层峦,此际多情感夙缘。共喜良朋留胜地,更磨残碣读遗篇。
    身浮万叠云霞上,日照千峰落目前。逸兴不知归路晚,一川花柳媚睛烟。”诗情画意,溢于言词,是赞美得汉城美景的代表性作品。
    曲滨乡五福城也有一石刻门联:“地利皆人和永固\城成与众志长城”,作者文笔也非等闲之輩。
    龙图关,在治西四十里龙成山。民国《续修通江县志稿》:“民国丙辰年邑令王殿璋刻“龙图关”三字,并题关门一联云:众志成城威扬蜀北\设險守固雄镇巴西。”其联不愧出自一县之长。
    石盘关,在治东二百二十里包台山下。(1954年划万源市轄)民国《续修通江县志稿》:“关西阻险湲,经行山中,有一夫当关之势。”关门石刻联曰:“包台月朗鸣刁斗\竹峪湲清洗甲兵”,遗词用字是何等的严谨。
    土城寨,亦名伏虎寨。在治南铁佛镇,上有石砌城墙,地势险要。寨门有石刻二联:“王公设险以守固\君子恩患而御防”及“道德为藩蓠不需雄兵百万\读书作甲冑甚养猛将三千”,其修辞当无可挑剔。
    天保寨,距板桥囗东十里的新场乡,清嘉庆时筑。寨门石刻联:“雄峙崤函独当一面\坚如盘石能敌万夫”。读斯联,壮气倍添。
    青廷寨,毛浴乡龙江村。寨门石刻联:“静四璄之风烟地灵钟秀\奠一家于盘石天堑称雄”。
    麻埧寨,唱歌石林风景区。有寨门石刻二联:“烟户几千寓寨内\甲兵数万藏胸中”及“寨上存内三千将\门内争先百万兵”仿佛当年白莲义軍英勇抗清的战况再現。
    诺水河之仙人洞左侧石壁上原有一联:“日(两曰并排读音)照晶(四曰上下各二读音)华地\月朋(三月上一下二读音)明(四月上下各二读音)朗文”,寓意深远、别出心才。
    凊同治生员刘含巽在板桥乡洞子岩撰刻诗联:
   “不甘伏处在岩阿,无赖鸱张冠扰何。欲学蜗庐站峭壁,每从鸟道剔烟罗。
    石泉滴漏厨中井,涧水潺湲枕外歌。高阙隔断邪氛远,孰敢猖枉逞甲戈。”和“渠脊变山关难过\藜杖成青叩即开”。
    陈河过街楼观音殿符联星题诗刻于殿堂石壁:
   “危楼高耸出重霄,曲径通幽逾山腰,画楼评演古今事,成败兴衰尽推敲。”
    草池石人山还有一石刻联:“君是何年携子隐\至今长在此山中”。
    无独有偶,杨柏乡李榜眼在他门前不远的石壁上也刻下了《咏响滩》七绝:
   “ 榜眼府门有响滩,潺湲滴沥如数钱。
    早晩何用鸡抱晓,一派吼声送客眠。”这些诗或联也是佷耐读的。
    此外,笔者再介绍几处较有影响的“德政碑”及“墓碑”联,以供赏析。
    1934年,张琴秋为王坪红軍烈士墓撰刻墓联:“为工农而牺牲\是革命的先驱”彪怲千秋。
    杨柏乡沙泥坪村大道旁原有一块德政碑,碑上有颂杨唐村坝秀才朱鉴屏的石刻联:“实大声宏奋志常关天下事\先忧后乐存心巳在秀才时”很有特色。
    民胜镇元顶村,禀生吴仕珍为驻軍团长于德洋撰刻的德政碑联值得一读。联曰:
   “联珠耀德星,望早收草泽英雄,争买牛犊\下马权民牧,原同藉颕川太守,默化谗枪。
    通江县城西,儒学训导张锡祺墓联石刻:“好留华表栖归鹤\曾令樵苏敬展禽”,糸“骠骑将軍四川省省长邓钖侯敬题”。书艺精湛,堪为佳作。
    祖籍通江县杨柏乡的榜眼李承恩为诺水河张授之墓碑所题二联:
   “华表峥嵘辉映花椿榭草\德门咫尺芳腾庭桂阶兰”及“福地似琅环千秋邺架辉文笔\家声绵孝友百岁荣衣萃墓门”。笔力遒劲,书艺精湛,世人多加赞誉。
    拨贡生杨粹德为翰林李钟峨撰墓联:
   “九漁潆洄滋地脉\圈山重迭发天光”及“圣学源流承珇德\贤媛模范裕孙谋。”也是书法中的好作品,可谓名士配佳作,两全其美。
    鄙人为早逝亮儿撰刻墓联:“天忌英才悲早逝\地留忠魂得永生”,表述了深切的哀思。
    还有城东龙湲沟孙氏园石刻诗,虽巳遭到毁坏,但不得不书。孙氏园石刻诗,原在龙湲沟畔一巨石上,字体楷书,阴刻,竖行排列,字幅长3米,宽1.5米,计50余行,每行22字,共1380字。部分字迹模楜不清,其余尚可吟读。
    唐代监察御史卢重华,壁洲刺史辛巢父,朱仲贤、俞咸,唐广文进士董英等在孙氏园亭留下许多著名诗文被刻在这块巨石上(他们五人题石壁的诗,被称为“五君诗”)。在此仅举俞咸《孙氏池亭》诗刻:    “......
    囊括幽绝景,所谓天下独。门前白石溪,叮铛漱寒玉。
    山泉落云头,漫漫泛余绿。静听宿鸟吟,闲看浮鸥浴。
    ......
    孙氏何代贤,据此傲浮俗。岩留五君诗,尘埋不可读。
    殷勒补讹缺,磨写笔屡秃。开亭追古踪,仙游一朝复。
    ......”以飨读者。由此可見,通江历史文化沉淀之厚重,文人、学士之纷呈。所从,笔者称之璀灿诗联名壁州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