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毅力的博客

网络的偶然相遇,注定了一世的缘聚!当晨风吹醒梦呓,心头就升起淡淡的思念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红军入川78周年】我县十大开国将军的故事(二)  

2010-12-25 23:35:48|  分类: 史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吴仕宏:十四岁当红軍

【红军入川78周年】我县十大开国将军的故事(二) -  彭俊礼 - 彭俊礼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  吴仕宏将军1918年出生在通江县兴隆乡太平村一个贫农家庭,2005年逝世。
      1932年12月中旬红军刚刚入川,吴仕宏一家,生活处于断炊的境地。年关已近,吴仕宏一家饥肠辘辘,加之大雪封山断路,一家人只得在破屋里围着一堆烤火,母亲泪眼涟涟,父亲吸着一袋袋旱烟也一筹莫展,红军刚刚到来,还没有开到他们家乡。这时年仅14岁的吴仕宏想到要想一家人活命,必须当红軍,闹革命。于是向父母亲提出要求,“要去参加红军”。母亲心疼他,说,你年纪这么小,又生得瘦弱,红军咋会要你吗?而幼小的吴仕宏却倔强地说:“再小也要当红军”。在父亲的支持下,年底由于他态度坚决,终于被批准当上红军,分配在通江独立营当上了一名真正的红军战士。
    别看他人小,但机智灵活,作战勇敢,在川陕苏区时,不到十六岁就被提任为红四方面军30军90师下面一个连队的副排长,红四方面军总部骑兵排长。
    抗日战争期间,他历任129师师部参谋、师随营学校连长、教员、抗大6分校营军教主任、太行军区第2军分区轮训队队长、28团参谋长、29团团长、太行军区第14军分区参谋长、第32分区参谋长。
    解放战争,他历任太行军区第3军分区参谋长、太行军区独立旅参谋长、晋冀鲁豫野战军8纵23旅参谋长、副旅长、在临汾战役中,该旅被授予“光荣的临汾旅”称号。吴仕宏后任60军179师代师长、师长。吴仕宏打起仗来有勇有谋,是一员虎将。
    1951年,吴仕宏率179师入朝作战。他喜欢争任务,多打仗。入朝是181师归60军建制,181师的前身是着名的“皮旅”,硬仗多由181师争去,179师的前身是着名的“光荣的临汾旅”,斦从,吴仕宏经常和181师争任务。第5次战役中,179师作为60军第二梯队,后60军命令179师参加战斗,迅速渡过汉滩川,向宝藏山、射厅里攻击前进。吴仕宏指挥179师渡过汉滩川,占领了射厅里,进占永平。这时3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命令60军插向二东桥里,协同12军合围,任务交给了179师。吴仕宏兴奋地对师政委说:好哇!老子总算等着了!大政委,任务来了!立国际功的机会到了!179师537团冒雨疾进二东桥里,在九陵山前沿追上敌军与土耳其旅一部、美25师一个黑人连扭打在一起,攻占了92.6高地,随后坚守该高地。就在这次战斗中,由于敌机空袭179师师部,吴仕宏还受了重伤。
    金城战役前,吴仕宏率领179师在文登公路和鱼隐山接连打了好几个硬仗,很快又攻占902.8高地,鏖战938.2高地,击退敌反扑150余次,毙伤俘敌6000余名,扩展阵地约5平方公里,完成了牵制敌两个师,掩护金城战役准备的任务。在此之前179师536团于1953年5月三次进攻1089.6高地,第一次全歼守敌,第二次和第三次歼灭守敌大部,控制了该高地,夺取了最后胜利。
    回国后,吴仕宏1957年毕业于军事学院,任60军参谋长、副军长兼参谋长、军长、南京军区副司令员。1964年晋升少将军衔。获三级八一勋章,二级独立自由勋章,二级解放勋章。1988年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朱仕焕:在川陝苏区搞“火线”宣传

【红军入川78周年】我县十大开国将军的故事(二) -  彭俊礼 - 彭俊礼的博客

 

    朱仕焕将军,是通江县民胜镇新场村人(由于他从小在毛浴附近当船工,原出生地县志误为毛浴乡。),生于1913年,自幼家庭极其贫寒,从童年时代起,他就不得不与父辈和兄弟们一道在通江河上划船谋生,当时当船工既辛苦而且危险,川北人把以船工职业谋生的人称之“船架子”。
    1932年红军入川,朱仕焕带领一批船工热情欢迎和支持红军的工作,积极地参加了乡苏的筹建工作。由于他工作积极,办事公道,深受群众拥护,不久他这个“船架子”即被选为乡苏维埃政府主席。从此,他坚决地走上革命之路,先后在地方担任共青团支部书记、区赤卫队中队长,后又调任少共赤江县委组织部长,少共赤江县委书记,共青团苍溪县委书记、长赤区委书记兼独立团政委,川陕省巡视员等职务直至参加长征离开川陕苏区。
    朱士焕将軍一生不仅作战勇敢,而且十分重视宣传工作。他曾经写文章,讲过一个火线宣传队的故事:
   一九三三年五月,红军主力部队粉碎了四川军阀田颂尧、刘存厚向川陕苏区发动了第一次进攻。这次胜利不仅收复了原来失去的根据地,而且苏区得到了更大的发展。西至嘉陵江边,南至营山,东至万源,较之原解放区扩大一倍以上。苏维埃的红旗飘扬在嘉陵江畔的广大地区。人民做了这块宝地的主人。根据苏维埃的法令一切应当分到土地的人,都分得了土地。
   嘉陵江上游东岸有一座县城,它的名字叫苍溪。那时,他在这个县里做青年工作。然而,当时毕竟还是处于赤白对立的状态。边沿区拉锯式的斗争从来没有停止过。敌人每次进攻苏区的时候,总是毫无例外地推行“三光”政策——草木俱焚,鸡犬不留。苏区人民对敌人恨之入骨。在“一切为了前线的胜利”的口号鼓舞下,同敌人展开了残酷的、你死我活的斗争。
  为了开展对敌斗争,我们党对当时四川反动军队的情况进行了分析。他们都是封建地主、官僚资本家、军阀政客三位一体的集中代表。军阀巨头无一不是百万富翁,无一不是大地主兼大资本家。他们连年混战、武装割据。他们极其残酷地压迫剥削四川的人民。然而,替地主军阀充当炮灰的士兵,绝大多数是一贫如洗的庄稼汉,他们是被拉夫、抓丁捆绑去的,他们的生活状况,与牛马没有多少差别,心里埋藏着对封建军阀、地主恶霸的深仇大恨。因而他们之中不少人比较容易接受我们党的影响。只要使他们充分了解我们党的政策,是可以争取过来的。
  根据对敌人情况的分析,党决定在敌军发动新的进攻之前,积极开展瓦解敌军的工作,促使白军士兵早日觉醒。党把这项重要任务,交给了处于赤白交界边沿地区的共青团员们。
  有一天,少共苍溪县委宣传部长张华同志对他说:“县委已经做了决定,要成立火线宣传队,想办法向白军喊话,撒传单……,我们少共县委怎么办?”他赶紧回答说:“接到指示了,正打算开会研究。
  常委会经过热烈的讨论决定:为了广泛向白军士兵宣传党和红军的政策、主张,为了夺取前线的胜利,我们少共县委要在保证完成扩大红军任务和正常工作的同时,抽出一部分人员组成火线宣传队,每天晚上到敌我对峙的火线前沿阵地上去喊话,撒传单,积极开展瓦解敌军工作。到火线前沿阵地上向敌人做宣传工作,是有危险的,但为了前线的胜利,大家把危险、困难全都置之度外,纷纷报名,“火线宣传队”很快就组织起来了。
  一天,当晚霞渐失,夜幕降临的时候,他们送走了第一批“火线宣传队”。张华同志和共青团员们表示:“一定打响头一炮!”领导同志和他们一一握手:“祝你们胜利!”这些充满革命热情,富有青春活力的共青团员们,扛着红樱枪、梭镖、大刀、土枪、土炮,背着五色传单,列队出发了。
  宣传队到了前沿阵地隐蔽好,就对口唱起山歌:“……啥子出来哎满天红?啥人起来哎闹革命?为啥起来哎闹革命?……”“……太阳出来哎满天红,穷人起来闹革命,为了翻身,闹革命……。”   
    对面的白军一听见山歌,嗓子里就发痒,看长官不在就喊:“你们是干啥的?”
  “我们红军和白军兄弟摆龙门阵来啦!”
  “都是当‘兵’的,有啥子可摆吗?!”
  我们一句,他们一句,就接谈上了。
  “白军弟兄们!”我们的宣传员发动了政治攻势,“你们整天整夜地站岗放哨,操练打仗,拼命送死为了谁呀?”
  “当兵吃粮嘛!”白军士兵答上了,并反问我们:“你们打仗是为了谁呢?”
  “我们红军打仗,为了天下穷苦人得解放,不受地主、军阀的压迫、剥削,也是为了自己。”
  “为了自己的啥?”
  “我们为了保卫自己分得的田地,房屋!”
  “田地、房屋是谁分给你们的?”
  “是我们自己革命得来的,是共产党、苏维埃和红军分给我们的呀?”宣传部长又问白军士兵,“你们替当官的送命,他们分啥东西给你们呀?”
  “我们啥子也没分到!”一个白军士兵的话音刚落,另一个白军士兵接着又补充了一句:“我们常分得当官的巴掌和军棍!”
  “你们替土豪劣绅、军阀头子当兵打仗,还成天挨打受骂,你们家里的父母、妻子、弟妹挨冷挨饿,为什么还要干哪!”
  “有啥子办法呀?”白军士兵沮丧地回答。
  “有办法,到我们这边来吧!”
  “我们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军队,我们的任务是打倒帝国主义,铲除封建势力,打土豪,分田地,实行土地革命!我们这里官兵平等,不打人,不骂人。我们不杀俘虏,不搜腰包……”
  经我们的喊话,白军阵地上的士兵三个一群,五个一伙地凑到一起议论起来,看来是有点动摇了。我们就进一步展开了攻势:“你们不也是穷人出身吗?穷人就要到穷人的队伍里来!”
  喊话工作连续进行了几个夜晚,白军士兵与我们相当熟了。看样子,他们虽有点半信半疑,但还是产生了一定的效果。碰到他们的长官来查哨时,白军士兵就告诉我们的宣传队:“你们隐蔽起来吧,我们要放枪了!”
  咔咔咔,砰,砰砰!……一阵枪响之后,对方又招呼起来:“你们出来吧!我们长官走了,刚才,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?”
  “是真的。我们红军、共产党从来不骗人。”我们说得非常恳切。
  时间长了,白军士兵好象也摸到我们的活动规律,到时间,我们不说话,他们倒问起我们来了。有一天晚间,我们因事没有派人到火线上去喊话。当我们的火线宣传队再一次出现时,他们就问:“你们那天晚上为什么没有来呀?”
  “今天来了,还给你们带来了礼物。你们过来两个人,我们商量商量好不好?保证你们能得到很大的好处。”宣传部长的声音,是他们最熟悉的。
  不一会,就有两个黑影慢慢地向我们阵地爬来。
  “是谁?”我们警惕地戒备着。
  “是你们叫我们来的嘛!”白军士兵趴下不动。
  “是穷人快来吧!我们表示欢迎!”两个白军士兵又向前爬了几步,就猫身跑来了。一个小个子白军胆怯地说:“弟兄们都说红军好,叫我们先来看看!”
  “欢迎,欢迎!”他俩用探听的口气问道:“我们过来,你们能要吗?”
  “要!为什么不要呢!你们的高级长官是军阀坏蛋,而你们是青年人,是穷人家子弟。”宣传部长说:“我们共产党、苏维埃和红军就是为穷人办事的,欢迎你们过来,欢迎多来一些人。把你们亲眼看见的事情,告诉给白军弟兄们吧!”
  谈过之后,我们宣传队又给了他们一包油印的宣传品:“请你们把这一包东西散发给弟兄们看吧!这里有苏维埃的十大政纲和土地法令……”白军代表连声答应:“一定,一定!”
  这样,在火线上,我们的火线宣传队员和白军前线上的士兵交上了“朋友”。有好几天晚上,他们都派人过来拿宣传品。由于常来常往,终于被他们的长官发觉。白军士兵过不来,我们就想办法把宣传品绑在狗身上送到白军那边去。
  后来,战斗打响了。红军冲上去的时候,白军士兵就喊:“你们不要打了,我们缴枪!我们都是穷人,不愿替当官的卖命。”战斗结束后,有的同志问被俘或投降过来的白军士兵:“你们怎么知道红军的政策?”他们回答说:“红军好!我们早知道。红军为了穷人打土豪分田地的啊!在苍溪县两方对峙的时候,就和你们的同志交上了朋友,还看过你们的传单哩!”
    由此看来“船架子”出身的朱仕焕将军一直很会做政治宣伟工作。所以,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长期从事部队政治思想工作,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建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。建国后历任第27步兵学校副政治委员、政治委员,吉林省军区副政治委员、政治委员,沈阳军区后勤部政治委员、顾问。是通江十大将军中目前唯一健在的将军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